六·四解禁了

我博客原本是被百度屏蔽的,近一两年来,几乎没有一个来自百度带来的点击,屏蔽的原因,可能是外国空间的缘故,经常刷新不开、速度太慢,导致百度蜘蛛不耐烦、不来爬了;也可能是敏感字太多,百度进行惩罚。但是,这几天竟然突然出现从百度搜“六四”、“6·4”等关键字找到我博客来的,证明“六四”话题被上面解禁了,可以谈了,这个动

继续阅读>>>>>

总理的小碎花衣领子

前几日看央视,温总理出席一个会议,几大常委都在,温总理的碎花名恤从外套里露出小领子来,就知道他跟灶紫阳一样,不太可能善终了, 灶紫阳在任的时候,打高尔夫,出任高尔夫协会主席,我就觉得要么他完,要么中国完。还有一年,等着瞧吧。衣领子虽小,乾坤可大着呢。 不要拿党中央吓唬人,党也犯过大错,89年,搞资本主义自由化、煽动动乱的 灶紫阳就是党的总记,曾经权倾一方、不可一世的,诋毁毛主席、鼓动学潮的胡耀邦也

继续阅读>>>>>

总理也可以是汉奸的

按:我可以打包票的说,温家宝说的卖表买药治病的所谓毛时代现象,纯属扯淡,因为毛时代是计划经济时代,不存在拿钱能使鬼推磨的事儿,有药,就有药,没药就没药,不可能你害病去医院,医院有病不给你急诊,却要你拿钱买药打针的事儿,我本人在邓时代末期在医院工作过几年,因为邓时代虽然已经开始走资本主义搞所谓市场经济,但是毛时代很多政策的惯性仍然大量存在,我工作的医院,在八十年代末,工会、人事部、院办的老太和妇女最

继续阅读>>>>>

只有今年国庆社论不提毛泽东么?非也!

为这个我查了一下,78年之后,只有96年和2009年国庆社论中出现过“毛泽东”。因此,只今年国庆社论不提毛泽东是错觉,其实是三十年来的“潜规则”。和谐帝可恶的是给老毛扣了个“折腾”的帽子,这个帽子其实比不提和淡化毛泽东更可恶、更卑劣、更狗眼看人低,这是赤裸裸的否定毛泽东的历史贡献。在重要庆典和会议以及社论里不提老毛,并不是从他

继续阅读>>>>>

温总罩着艾未未

沙叶新本质上是个美国操纵的回回分离主义者,不要看他把自己包装的多么巧妙。 看这些人给个梯子就上房,就理解毛主席在那个时期为何坐卧不安,拼了老命也要发动文革,修理右派了。 沙叶新吹捧温总,让我想起韩寒、艾未未、陈丹青、余杰、李银河之流常把鲁迅挂在嘴上。 我初上网的时候,骂鲁迅,说他的文字里充满对中国这个种族的诅咒,但是那个时候,此言既出,后面百分之九十九是拍砖头和谩骂的

继续阅读>>>>>

希望看到艾未未和此次“扫黄”责任人一同伏法

按喻高女士的证词,这次,艾未未板上钉钉的犯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http://yugaoart.blog.sohu.com/144822161.html(喻高搜狐博客原帖已经被删除,网上其他地方有转载:http://www.mychinamyhome.com/?viewnews-157253.html) 注意艾未未说的那句话:“都60年了,你们还相信政府。你们应该对着镜子叫三声傻逼。&

继续阅读>>>>>

从南京大屠杀到网络大屠杀

今天是南京大屠杀72周年纪念日,南京各界在举行各种仪式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30万同胞。72年前中国国力虚弱,军事荒废,国民党政权腐败,实际造成了引狼入室的后果。 毛泽东统一新中国后,吸取历史教训,发奋图强,用短短二十年,使中国变成世界军事强国,拥有了两弹一星——这样足以震慑世界任何霸权的军事防御力量。(扯点儿题外话:曾经在凯迪网,遭遇一位坐镇大虾,他还曾是一位军人,他看我那么喜欢毛泽东,就讥讽说:“

继续阅读>>>>>

沦陷的东欧

今天上午在香港国际台看了半部旅游片,觉得很能说明一下当前的世界局势,对中国人有很大警示作用,特记录如下: 片子的中文译名为《新欧游》,是由英国的一位著名旅游片男主持人所主持的,他十几年前就有一部环游世界的旅游片,好几十集,当时也是在香港英文电视台连播过,他穿越过俄国,也到访过中国,曾经在记叙中国游记的一期的镜头,我印象深刻,所以,我牢牢的记住了他。当时他躺在中国的一个破旅馆里的床上,手上翻一

继续阅读>>>>>

教授的话让我思考了20年

早期的诸如《世界名人录》很能唬人,九十年代初,我们家乡小城的医学院的一位教授,名望很高,大家谈到他,就说“《世界名人录》里面有他”。后来,我在深圳广告出版业混,才知道这种书谁都可以编的,只要出钱,你就可以被登录。这位教授在这方面走在前列,赚了个时间差,由于内地小城尚算纯洁,并不知道出版业已经混乱,还是很信任这些白纸铅字的《名人录》的,不过,后来这风气泛滥起来了,连补鞋匠都可

继续阅读>>>>>

被鲁迅忽悠的刘和珍

即使《纪念刘和珍君》也是鲁迅的非常尴尬的文字,他写这篇文,有点是被逼的,在文中交代了: 中华民国十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就是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为十八日在段祺瑞执政府前遇害的刘和珍杨德群两君开追悼会的那一天,我独在礼堂外徘徊,遇见程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刘和珍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刘和珍生前就

继续阅读>>>>>